Post Jobs

三大运营商的营收集体下降,5G商用牌照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文丨张男

6月6日,工信部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广电颁发了5G商用牌照,这意味着中国正式进入了5G商用元年。在“1G空白”、“2G跟随”、“3G突破”、“4G并跑”之后,我国终于在5G时代成为全球领跑者,5G商用步伐也迈进了全球第一梯队。

编辑丨奚亭/周到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在《5G经济社会影响白皮书》中预测,5G将在2020年带动国内4840亿元的直接产出,2025年增长到3.3万亿元,2030年为6.3万亿元,十年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将达到29%。除了影响未来的通信行业,5G还将在众多行业带来巨大的投资机会,当然,那些设想中的未来场景还尚需时日。

5G商用牌照“千呼万唤始出来”。

运营商、终端商抢跑,中小企业可分的蛋糕大不大?

6月6日,工信部正式向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广电发放4张5G商用牌照。这标志着我国正式进入5G商用元年,以上四家企业从此拥有开展5G业务的“合法资格”。

5G建设和应用落地推广是一个长期的过程,5G商用牌照的颁发也只是为这场比赛拉开序幕。在这场竞争中,三大运营商毫无意外地站在了领跑位置。作为5G建设最早期也是最核心的建设者,三大运营商将会为5G投入上百亿的资金。

中国广电副总经理曾庆军今日表示,在获得5G商用牌照后,全国广电将建立汇集广播电视现代通信和物联网服务的现代传播网络,为用户提供智慧广电、智慧城市等服务。而三大运营商在5G领域则涉足手机、物联网、汽车多个行业。

但随着人口红利消失殆尽,流量增量增速接近瓶颈,通信行业的增长拐点已至。2019年第一季度,三大运营商的营收集体下降,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营收同比下降0.5%和2.39%,中国移动则出现了收入利润同时下降,下降幅度分别为0.3%和8.3%。

亿欧汽车了解到,在汽车行业,中国移动的合作对象包括广汽、上汽、长安、东风、长城等多家主机厂。2017年11月,中国移动与广汽、中国华电共同开展5G车载通信预研、基础通信服务;一年后的2018年11月,中国移动又牵手上汽,共同打造首款量产5G互联网汽车;2019年初,中国移动与长安汽车、华为、中移物联网合作,共同开发LTE-V、5G车联网等技术。

提速降费和取消漫游费政策的深入必定对营收造成了影响,但在此阶段产生的三家运营商营收集体下降的现象,外界普遍认为是由大举建设5G造成。

与此同时,其地方分公司也积极与本地主机厂“联姻”:2018年9月,湖北移动与东风汽车合作,共同建立5G车联网联合创新实验室和5G智能网联试车场;2019年初,河北移动与长城汽车一同探讨并推进5G在汽车制造、智慧交通等领域的应用。

对于5G投资,此前三大运营商都表现出了相对谨慎的态度。据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联通资本开支预算约为580亿元,其中5G资本投入约为60亿~80亿元;中国电信的投入预算约为90亿元;中国移动据测算不超过172亿元。而如今,伴随着5G商用牌照的下发,5G建设早已不再单纯是商业行为已上升到国家层面,三大运营商或将适度扩大投资。

除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也是长城汽车的合作伙伴。今年4月,中国联通与长城、上海移远、高通在5G、V2X等领域合作。同月,在中国联通全球产业链合作伙伴大会上,该公司发布5G+车联网与智慧交通产品。此外,中国电信也曾牵手吉利在云计算、大数据、边缘计算、5G和V2X等领域展开合作。

但在5G的三大应用场景中,面向用户的eMBB只是最先实现的场景,也是最简单的通信领域的应用。但5G的应用,最终将在mMTC和uRLLC实现大的爆发。

5G逐渐上升至国家战略,基于该技术对自动驾驶的巨大推动作用,三大运营商均选择牵手国内主机厂。

5G网络是一个包含无线接入网、核心网和相关支撑系统的完整的技术体系,除了使现有移动网络的传输速度更快以外,它更被寄予厚望,将推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相关领域裂变发展,为交通、工业、医疗、娱乐等垂直领域深度赋能,有望实现人人、人物、物物之间的紧密相连。

目前,市面上绝大多数车型的自动驾驶水平都处于L2阶段,只有少数车型实现了L3级量产,如奥迪A8。由于需要确保车辆的100%安全,车与车、车与环境之间就需要及时交换信息、预判突发危险状况、选择合理行车路线。但目前4G的带宽、传输速度等都无法满足自动驾驶的需要,在这种情况下,5G技术必不可少。

这也意味着,从早期开始,运营商深入挖掘C端市场的模式亟需变革,B端“瘸腿”必定会在未来严重影响三大运营商的发展。在4G时代就错失内容创新机遇的三大运营商,现在面临着同样获得了5G商用牌照的中国广电,它们必须继续探索业务边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