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 Jobs

是对新业态从业人员劳动权益保障、享受完善社保服务的制度保障,信息化带来就业方式变革

图片 3

随着信息化深入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在经济社会领域广泛应用,在催生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同时也对就业产生较大影响。一些传统就业岗位不断被替代,一些新的就业岗位不断被创造出来,从而产生了三大就业效应。

图片 1

就业替代效应。信息化大大提高劳动生产率,减少单位产品对劳动力的需求,进而形成对劳动者的替代。调研发现,随着信息化和工业化深度融合,很多地方制造业总产值不断提高,但就业人数趋于下降。信息化不仅会打破既有商业模式,还会打破依赖于这些商业模式的就业模式。比如,大量小卖部、书店甚至一些大型商场被平台经济所取代,减少了传统就业岗位数量。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和传统行业的深入融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蓬勃兴起,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随着“共享经济”、“平台经济”的迅猛发展,传统行业和互联网技术的深度融合,基于“互联网+”模式下的新业态从业人员不断涌现,微商、网约车司机、外卖派送员及快递小哥、电商雇员纷纷走进人们的日常,基于“互联网+”平台下的新业态新业态经济衍生出了很多新型就业形态,由于新业态企业的经营模式、用工形态和传统行业存在很大差异,从业者的工作时间不固定,用工形式灵活,流动性很大,甚至都不具备法定的劳动合同关系,对其用工行为的界定、劳动标准适用存在很大纠纷,成为影响和谐劳动关系的重大难题。

图片 2

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院专家指出: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既增加了就业机遇也提出了严峻挑战,当前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迅猛发展,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步伐加快,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资金、技术、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加快重新组合。这种变革使得就业机遇和失业风险同时增加,一方面创造了大量新的就业机会,增加了劳动力市场灵活性;另一方面也摧毁着一批传统产业及其就业岗位,使得就业形势各家复杂多变,就业形势更加灵活多样,传统的以劳动关系为主体的雇佣关系正在逐步瓦解,已有的就业乃至劳动和社保制度已经难以满足新就业形势发展的需要,迫切需要在就业状态、劳动关系认定、新业态劳动用工、新就业形态就业者失业、工伤保险保障方式等多方面开展制度和政策创新,进而实现就业方式更加灵活,就业保障更加稳固的双重目标。

就业创造效应。信息化带动通信设备制造业、计算机软硬件、办公设备自动化等行业就业岗位大幅增加。比如,1987年成立的华为公司,目前全球员工总数已达18.8万人。还有一大批依托信息技术的互联网平台发展起来,不断创造新的就业形态和就业岗位。比如,众多劳动者通过微信、阿里巴巴、滴滴出行等互联网平台实现了多种形态的灵活就业。

不签劳动合同,不参加城镇职工社会保险,从互联网平台提成赚钱,这样的“松散型”雇佣关系下,新业态从业者大多数人不仅没有节假日、休息日,高温补贴、健康体检和五险一金等等,都没办法保证。2017年南京交管部门首次公布互联网外卖企业交通事故黑榜,南京市2017年上半年共发生涉及外卖送餐电动车各类交通事故3242起,共造成3人死亡,2473人受伤。2017年上海交管部门公布上半年涉及送餐外卖行业的道路交通伤亡事故共76起,平均每两天半就有一起因外卖小哥违反交通法规而发生的交通事故,当下很多送餐人员与外卖企业并没有签订正规的劳动合同,外卖公司在规避风险的同时,把外卖小哥的权益保障推给了保险公司,每天只扣3至5块钱购买意外险,赔付额不过几万块钱,并且即使有保险,实际中也很难得到赔付,因此,外卖小哥一旦发生重大职业伤害事故,往往因伤致贫、返贫。而这只是众多新业态从业人员现状的一个缩影。根据2016年《全国社会化电商物流从业人员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全国快递小哥总数为203.3万人,他们承担了全国206亿包裹的主要送递服务,其中一线人员就有163.6万人。2017年2月28日《人民日报》发表人民时评指出,当前中国100多万快递从业者中,90%的人没有劳动合同,有快递员每天只睡4小时,月工资只有两三千元,每天在现代城市里上演着“速度与激情“,而无合同、无社保的潜规则却让大多数“城市骑士”的劳动权益保障停留在慢车道上,所以这个从业群体应有的社会保障权益怎么体现,如何确保,是我们当下人社部门急需考虑的问题,出台相应的管理政策,是对新业态从业人员劳动权益保障、享受完善社保服务的制度保障。

就业变革效应。信息化带来就业方式变革。过去10年,全球劳动力市场的一项重大变革就是互联网平台就业人员大幅增加。互联网平台将“工作”细分为具体的“任务”,通过“众包”方式提供给众多劳动者。基于信息技术和“众包”方式的互联网平台大大降低了生产服务和市场交易成本,服务半径扩展到地区、全国乃至全球。大量劳动者甚至是跨越不同时区劳动者的参与,使企业可以迅速完成工作任务,从而大幅提高劳动生产率。互联网平台就业岗位具有劳动关系松散、进出自由、工作时间灵活、自主性强等新特征。

当前我国的保险业务虽然越来越普遍,社保涵盖的民众越来越多,有居民医保、商业养老保险和人身意外险,但这些保险不同于职工社会保险。因为职工有5个社保险种,用人单位承担工伤和生育全部缴费,以及职工养老、医疗、失业保险缴费的大部分费用。而商业保险缴费由个人承担,居民医疗和养老保险的保障水平则远低于职工社会保险,因此对于新业态从业人员而言,职工社会保险最能够全面保障劳动者的基本权益。但目前我国的职工社会保险是基于劳动关系存在的职工社保权益,非标准劳动关系以及无劳动关系下的劳动者很难参加职工社保,近几年来有关“互联网+”平台从业者与平台公司引发劳动纠纷的案例不在少数,“闪送”,近几年来逐渐兴起的一个新行业,一种新型的快递模式,为用户提供专人直送,限时送达的同城递送服务,通俗的说法就是过去的“跑腿”业务,成立于2014年的北京同城必应科技有限公司,聚焦共享经济,以互联网+、大数据为依托,将传统的“跑腿”业务与互联网技术深度融合,通过Web在线下单或者手机App客户端随时随地下单,打造了中国第一家全程可监控的专人直送服务平台,为用户提供7×24小时,平均1分钟响应、10分钟上门、同城1小时速递服务,截止2019年,北京同城必应科技有限公司已在全国222个城市开通了闪送业务,汇集了60余万闪送员,但在2017年和2018年两年时间里,北京同城必应科技有限公司因与闪动员是否建立劳动关系、享受工伤待遇问题四次站上法院被告席,其中前三次劳动纠纷中,北京台区人民法院、北京西城区人民法院、上海虹口区人民法院均判决闪送公司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公司与闪送员之间不存在劳动关系,但在第四次劳动纠纷的较量中,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却判决闪送公司败诉,劳动关系成立,同样案例,不同的判决引发了人力资源行业、司行业以及各个劳动行业对新业态下的雇佣模式是否符合劳动关系标准的大争论、大思考。

综合来看,信息化发展既会带来创造新就业形态、增加新就业岗位的机遇,也会带来就业矛盾增多的挑战。

社会保障是新业态从业人员的必需品。对于新业态行业的用人单位,要加强劳动关系和社保经办管理,在制度设计上设立适应这类用人单位的灵活办法。而更为主要的,是考虑怎么创新思路,打破常规,保障没有单位属性的“网约工”性质的灵活就业者。

图片 3

从机遇看,信息化创造的互联网就业形态用工量巨大,已经成为稳就业的重要载体。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2019年2月发布的《中国网约车新就业形态发展报告》表明,目前滴滴平台的司机总量已超过1100万人,其中6.7%是国家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2%是退役军人,21%是家里唯一的就业人员。在有的去产能任务重的省份,有超过百万的下岗失业职工通过网约车实现了就业。2018年,互联网平台雇用了598万正规就业者,带动提供共享服务的劳动者人数达到7500万人,为众多劳动者提供了没有时间、地点限制并适合他们的工作岗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